论文首页 发表论文 论文发表
 
论文搜索:
www
热门:教育学论文 |计算机论文|期刊导航|论文写作指导
当前位置:论文首页 >> 工学论文 >> 从单纯激情到忧郁善思的拉让江畔诗人

从单纯激情到忧郁善思的拉让江畔诗人 (3)

2012-12-08 09:45:14  作者:  来源:互联网  文字大小:【】【】【
简介: 摘要:吴岸是马华最重要的资深本土作家之一,他的第一本诗集诞生在东马砂捞越,诗歌内容从开始反抗英国殖民者到后来对马华社会现实处境的描绘,以及因反殖而入狱的伤痕经历,都让吴岸诗歌的丰富性、现实性内涵 ...
定制论文   发表论文
如栖河滩/流淌着浣衣妇和朝霞的倒影//最灿烂的依旧是丹戎罗班的晚霞/别时依依/留下彻夜轰鸣的潮声//我和佳人有约/约在青山/约在翠谷/约在江河湖海边//我要去/我要去//我伸手/触到的/依旧是厚而冰冷的墙……”另外,《静夜》中诗人带着很强烈的惊悸心态,也流露出挥散不去的狱中生活阴影,诗中的氛围也显得静寂。除了这两首,同年创作的诗歌都有着类似的情绪,如《荒村》中“夜半/谁在山后/唱起‘家乡月’/村前梅香姐/泪湿枕头”;《待渡》中“旅伴一声低唤/江畔浆声咿呀/猛惊醒/一身夜露/寒澈骨髓”;而另一首诗《人行道》中,人行道被置换成监狱意象,不知道他经历的人是读不出来的,而了解他的人能理解这首诗背后的沧桑感;《椰颂》则是在苦难中满带着自勉的情绪;而《咏含羞草》又有着重回诗坛、重拾笔杆时的兴奋以及重担责任的喜悦。
  《达邦树礼赞》[8](1978)是吴岸这部诗集中的压轴诗作,他让人想起了牛汉的《半边树》,一样的礼赞、一样的沧桑之后,有风雨之后见到彩虹的感觉。在这首诗里,达邦树这一意象以及背后的寓意,使得诗中的情感比他前期的感情来得沉郁深沉了很多,有一种历尽沧桑的感觉:
  你是山顶上/一棵高大的达邦/在拂晓时第一个/去迎接黎明的曙光/你那参天的绿叶/吮吸着宇宙的灵气/蜜蜂在你的怀抱里/酿制百花的芬芳/那一天/我来到山下把你眺望/只见你一身洁白/沐浴在晨曦里/像一个银色的巨人/有一年炎热的七月/正是农人烧芭的季节/熊熊的野火/把山坡烧成一片焦黑/我站在新辟的芭场上向你眺望/只见你岿然不动/ 屹立在滚滚的浓烟中/像一个古铜色的巨人//半夜里我从梦中惊醒/耳边犹听见轰隆一声巨响/ 我连忙起身/向山顶?望/啊 / 美丽的达邦树啊/你已不见了踪影/ 你已经倒下了/ 消逝在黎明前最深邃的黑暗中//彼此山顶上/再也看不到巍峨的达邦/你已化为沃土/滋育着漫山的稻秧/每当夕阳西下/彩云片片的时候/我抬头远眺/ 仿佛又见到了你/含笑地陶醉在晚霞中/像一个金色的巨人
  从上面的诗作,我们可以看出吴岸的诗歌主要还是现实主义的,他错过了1960、70年代马华现代主义诗歌崛起时期的辉煌,“以诗而论,70年代中期,我在度过十年牢狱生活后重返社会时,发觉马华诗坛已经与过去不同。大量的现代诗取代了以往的写实诗。我并不排斥现代诗的创新的技巧,但我很惊奇于现代文学在内容上之过份脱离社会”[9]。不是说他不懂现代主义的艺术技巧,而是说他错过了那个时代,错过了那个历史场域。吴岸继续着自己的忧郁诗风。
  他一度浸泡在曾经的伤痕之中走不出来,如《重逢》(1979)中第一段:“你攀越过生命的险峰/我泅渡过生命的骇浪/以一丝希望的光/揶揄遍体鳞伤/和心灵的创痛”。《槟威轮渡》(1979)中明显表现着狱中磨练出来的忧郁个性:“呵呵/在坎坷的人生旅途中/可曾有/如此平坦的路程?//二十年风和雨/未击长空已折翼/无声岁月/耗尽多少豪情壮志//我整一整尘衣/司机踏足油门/车子又开始/颠簸/前程/漫长/而曲折……”。一直到《奔流》(1980)、《她在风雨中奔跑》(1980)、《青春》(1980),吴岸还在进行告别过去的仪式礼。
  继承前期关注底层人民的疾苦,如《碧瑶道上》(1979)中对卖唱女孩的同情、《独脚的小旅客》(1979)对柬埔寨难民的同情。而且,在部分诗歌中,吴岸关注城市发展过程中人民所遇到的生存压力,从新的角度去书写都市,如《民都鲁二题》(1980)。
  对生活小哲思的抒发是吴岸狱后诗歌的第三个特点,潘亚墩曾评论道:“我读吴岸诗印象最深的是诗中蕴含的哲学意识,集子中的很多诗篇显出作者对人生、生活、生命、自然、历史的深刻的哲学思考。……读吴岸的蕴含着哲学意识的诗,使人沉思启人心智,给人一种特殊的审美愉悦。”[10]
  三、现实主义诗风的护持者
  吴岸有一副漂亮的胡须,中国的诗人们都笑称他“胡志明伯伯”[11],另外,他参加过1991年、1993年先后在中国惠州、深圳召开的第一、二届国际华文诗人笔会,他与中国诗人的关系可见一斑。吴岸对中国当代诗坛上的诗人邹荻帆倾慕有加,他曾写到他与邹荻帆相遇时候场景和感受:“抵达旅店之后,我站在大厅的一隅观看展品,忽然听见有人唤我,抬头看时,邹荻帆先生已经走到我的面前。他高兴得张开双臂,把我拥抱,像一个父亲拥抱儿子一样,紧紧地把我拥抱在他宽阔的胸怀中。可惜,这本诗集来不及出版,邹老已经离开了
[1] [2] [3] [4] [5]

责任编辑:whlg01

定制论文   发表论文


 

最新论文

更多

· 从单纯激情到忧郁善思的...
· 在如梦的回忆里悼亡
· 迷惑忆往下的丛林重层
· 想象的乡野,多义的鬼
· 台湾的蔡文甫研究
· 台湾的殖民现代性之我见
· 长芦盐路与天津城市早期...
· 民国政府废除长芦专商引...
· 北洋政府时期长芦缉私营...
· 长芦滩契初探

推荐论文

更多

· 从单纯激情到忧郁善思的...
· 在如梦的回忆里悼亡
· 迷惑忆往下的丛林重层
· 想象的乡野,多义的鬼
· 台湾的蔡文甫研究
· 台湾的殖民现代性之我见
· 长芦盐路与天津城市早期...
· 民国政府废除长芦专商引...
· 北洋政府时期长芦缉私营...
· 长芦滩契初探

热门论文

更多

· 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理论与...
· 中国生态文明研究:回顾...
· 煤泥水沉降实验研究
· 浅析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...
· 安装Win8后必做的优化
· 新刑诉法下职务犯罪侦查...
· 辛亥革命前后西南地区地...
· 中国转基因水稻产业化争...
· 基于投入产出分析的中国...
· 论控股股东诚信义务的规...